数据被复制抄袭,这家公司上演维权“无间道”

 新闻中心     |      2024-03-01 17:55:09

2020年7月,无间道透明生活公司发现被告公司盗用App数据。数据上演

2020年7月,被复透明生活公司发现被告公司App盗用图片。制抄

2020年7月,公司透明生活公司从被告公司数据库照片里,维权解码出了“透明标签”的无间道暗水印。本文图片均由透明生活公司供图

一次偶然的数据上演机会,美妆博主梁莎发现,被复自己常用的制抄两款查化妆品成分的数据平台上一些化妆品成分数据“错得一模一样”,“一个沐浴油根本不可能有的公司一种防晒剂成分,这两个App(应用程序)都说有,维权怎么回事?”

实际上,无间道其中一款App,数据上演“透明标签”的被复运营方透明生活(武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透明生活公司”)在此之前就发现,数据团队每次努力整理了新的产品数据,另一家查化妆品成分的App上都会第一时间更新同样的数据。透明生活公司总经理兼技术总监杨林表示,公司认为该款同类App涉嫌抄袭了“透明标签”的数据。

透明生活公司为试图证明数据被抄袭,不得已在“透明标签”上所载的某些化妆品成分表中加入错误数据。然而一份证据还不够有力,在经过了如“无间道”般艰难取证后,2021年,透明生活公司将另一家App运营方(以下简称被告公司)告上法庭,诉其不正当竞争。

历经一审和二审,2022年年底,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公司停止数据抄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透明生活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万元。这一案件成为今年4月湖北高院公布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

使用瓶身就有的美妆成分表是否算抄袭

“成分表就在化妆品的包装盒上,摘录瓶身来收集数据不可以吗?”

今年5月,在得知“透明标签”的数据被同行抄袭一事后,梁莎感觉非常困惑,她说,瓶身就有成分表,谁都可以摘录使用,为什么要抄袭竞品的数据?数据被抄袭也可以维权吗?

这也是透明生活公司维权时的难点。

“收集成分表,绝不仅仅是简单地摘录化妆品瓶身。”杨林介绍,“透明标签”上的化妆品数据,包括产品名字、产品图片、产品成分表、备案信息、产地、价格、链接等。团队通过人工方式和技术手段对药监局备案、电商等渠道信息进行搜集整理优化;对国外化妆品信息进行整理翻译,并持续更新。“我们投入了大量人力算力去整理、收集,其中凝结了团队的心血。”他强调。

“透明标签”与被告公司的争议就来源于此。杨林介绍说,“透明标签”在2018年上线,一年多以后,公司数据部门员工发现被告公司的App上出现大量与“透明标签”相同的产品信息,尤其是在进口产品上,这些产品的中文名称一般由公司人工翻译,具有独特性,而另一家App上的产品也出现了同样的产品信息及中文译名;同时发现了大批高度类似的图片,由于这些图片也需要经过员工人工编辑,并非通用图片,这些情况引起“透明标签”的怀疑。

辛苦收集的数据被抄袭,能否维权?如何维权?该案中担任透明生活公司代理人的北京元合律师事务所王亚西律师、孙磊律师解释,民法典中肯定了数据权益可以作为一种民事权益给予保护。企业在收集、整理数据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成本,使得数据具有实用性和经济价值的,企业应当对数据享有财产权益。

植入特定标识,无改动被直接抓取

不过,数据抓取行为存在较大隐蔽性。因此,如何证明被告公司App上的数据来自“透明标签”,成为案件焦点。

“我们首先要判断,到底是我们过于敏感,还是数据真的一直在被盗取。”杨林说。从2020年6月开始,他们尝试做了一些特殊的数据标识,包括在梁莎所看到的沐浴油的产品成分表最后,加入一个实际并不存在的防晒剂;其次,他们在一个产品的英文名称里面,加入了“plag”(英文单词“抄袭”plagiarism的缩写——记者注),过了两周,他们在另一家App的数据库里查到了一模一样的错误。

这些发现印证了透明生活公司的猜测不是毫无根据。透明生活公司开始考虑如何维权以及如何取证。“我们不可能大量制造错误数据,因为大规模的错误数据会影响用户的正常使用。”透明生活公司数据团队在仔细思考后,决定在部分产品名称里面植入“Tomi”标识,通过这一标志,表明数据来源于“透明标签”。接下来,透明生活公司发现,被告公司的App上竟然也出现了带着“Tomi”标识的美妆产品。

此外,他们还用“暗水印”技术,为透明生活公司收集、制作并上传的化妆品产品图片打上了肉眼无法看到的隐形“Tomi”水印。当解码从被告公司App下载的产品图片后,杨林惊讶了,因为很多图片都带有“Tomi”水印。“其实,只要对图片进行过剪裁、重命名等改动,‘暗水印’都会消失。”杨林说,这充分说明,被告公司App完全没有任何改动,直接抓取了“透明标签”上的产品原图。

据透明生活公司的代理人王亚西律师介绍说,这类证据收集方式是在数据中埋入做了特殊标记的数据,通过观察这些标记数据是否出现在被告的数据中来确认侵权行为的存在。透明标签团队在不同时期重复做了多轮测试,结果,无一例外地,埋了标记的数据都出现在了被告的产品中。通过产品名称、图片及成分数据多种类型的测试,基本上可以明确“透明生活”的数据被抓取和使用在另一个同类App中的事实。

争夺同一群用户,即构成竞争关系

2021年6月9日,本案在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案件争议焦点在于证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成立,首先需要证明原告存在经营上的合法权益,其次需要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竞争关系。

2021年12月,武汉中院一审开庭审理此案,法院认定透明生活公司与被告公司存在竞争关系。武汉中院认为,双方登记经营项目均包括化妆品销售,两者的实际经营活动也均包括向网络用户提供化妆品成分数据的查询服务,因此两者为相互具有竞争关系的同行业经营者。

武汉中院一审认为,被告公司的行为有违公平、诚信等原则,损害了透明生活公司作为化妆品成分数据服务经营者的竞争优势和合法利益。因此,被告公司的行为构成对透明生活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被告公司辩称没有实施被诉不正当竞争行为。没有访问透明生活公司的透明标签软件,没有大量使用含有“Tomi”字母的商品名称以及水印图片,即使使用了,也未侵害透明生活公司的合法权利,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据此提出上诉。

湖北高院二审认为,在现代市场经营模式尤其是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平台企业提供各种网络服务包括电子商务、内容查询、视频等均是为了吸引消费者注意从而维持稳定的流量。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角度,即使双方的经营模式存在不同,只要双方争夺相同的网络用户群体,为自己或者他人争取交易机会所产生的竞争关系以及因破坏他人竞争优势所产生的竞争关系,均可认定为存在竞争关系。

湖北高院认为,数据已成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其中蕴含的财产性价值日益凸显。数据的运用不仅可以为企业带来新的经济利益,而且也是企业提升经营效率、实现创新发展的重要手段。

湖北高院指出,在另一件涉被告公司的知识产权纠纷中,终审判决确认了被告公司对其App当中的部分化妆品数据享有著作权。在此种情形下,被告公司应合法利用其现有知识产权,并继续致力于守正创新,从而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数据产品,进而推动数据驱动型市场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2022年12月,湖北高院二审判决,被告公司停止通过不正当网络手段获取来自透明生活公司的化妆品成分数据信息并用于经营之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透明生活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万元。

此案给相关公司敲了一记警钟。被告公司总裁办公室工作人员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称,公司的经营模式并不完全是用化妆品成分数据吸引消费者,更重要的是公司通过对这些数据的掌握,呈现出了如图文、视频等产品,让消费者对于化妆品及其背后的成分知识有更好的理解。他称,“我们正在发起开放数据库的联盟,努力将数据库提供给社会公共组织、机构、院校,其中包括合作伙伴和友商,希望构建更全面和透明的信息数据库。”

2023年4月24日,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强调,该案通过司法裁判明确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认定标准,既及时回应网络经营者的数据保护需求,也为当前尚不规范的数据竞争行为划定了相应边界,规范了相关市场中的数据竞争秩序。

这两家企业均注册在武汉东湖高新区,该区科技创新和新经济发展局相关人士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今后将督促两家企业进一步做好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工作,“两家都是高新区的优质企业,我们希望能通过做好服务,让双方都能够专注发展,营造知识产权保护的法治环境。”

“我们永葆初心,永远尊重所有人的原创成果。”5月4日,此案登上湖北法院公布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之后10天,杨林在“透明标签”公众号上写下了这句话。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刘胤衡 来源:中国青年报